守护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lw    发布时间:2019/11/7    阅读:30

于兆文

一个小庄,几十户人家,被成片的田垄包围着。微风缕缕,穗浪起伏,灿灿金辉满满袭来。

在施河镇一个叫杨桥村的地方,住着一位96岁的老妪。她没有名字,只知道姓郑,年轻的时候嫁给一户陈姓人家,如果问名字,她该叫陈郑氏。因为她岁数大,辈分高,庄上男女老少都管她叫陈老太。

我们慕名而来,不是因为她高寿,而是因她而生的一份孝义,一份守护。这份守护,已经整整45年。

1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院落,面南三间瓦房,面西二间小小的锅屋,红砖青瓦,斑驳陈迹,瓦楞间散发出农家寻常日子的气息。

我们进院的时候,一张小板凳上的陈老太倚坐在门扉。这是一个慈祥的老人,也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岁月的年轮,折成道道皱褶,密密地布在脸上。

我们大声地和她打招呼,对于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她只是呵呵地笑着,一边摆手示意,一边连连点头。

陈洪宝,一位69岁的退休老教师,是陈老太的大儿子。他热情地引我们进屋,倒茶,递烟,农村人的淳朴都写在了脸上。

“我高中毕业的那年,父亲患病去世了,扔下了多病的母亲,还有我们兄妹4人。”提起那年那月,陈洪宝黯然神伤。

1972年,陈洪宝高中毕业,因为文革,他上学耽误了两年,毕业时已经22岁。父亲走的时候,大妹妹19岁,二妹妹10岁,三妹妹才6岁。一大家子就他一个男人。他义无反顾地将一个家挑了起来。

那时的高中生,在村里就算一个响当当的秀才了。他谋得一个代课教师的差事。白天教学,晚上回家沤粪苦工分,和家人一起打草帘子、打草包来换钱。

“那时候的日子真是穷啊。”刚刚走出校门的陈洪宝,感觉家的负荷太沉重了。但他发誓,再苦再累,也要把母亲侍候好,把妹妹们拉扯成人。

两年后,一个叫吉宝兰的姑娘,走进了陈洪宝的生活,和他一起勇敢地撑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

2

肩膀的一头是几个妹妹,另一头是羸弱的母亲。陈洪宝搀着妹妹们渐渐成大,帮她们各自成了家,而母亲却不堪重负地倒下了。

因为年轻坐月子时落下的病,下雨变天,母亲就浑身关节疼痛;因为长年辛苦劳作,饮食不正常,又患上了严重的胃病,疼得成天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而这个俗语,不适用这个家。这个家,永远温馨如初。

“妈,我们不会把你扔下,我们要照顾你一辈子!”对于母亲,对于婆婆,陈洪宝、吉宝兰夫妇一诺千金。

为一句承诺,不离不弃,为一句承诺,寸步不离,夫妻俩精心侍候了陈郑氏整整45年。

45年里,陈洪宝、吉宝兰夫唱妇随,白天丈夫上班教书,妻子在家里里外外操持家务,为婆婆端茶送水,带她瞧病问药;晚上回来,夫妻俩一同照顾母亲,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夏天的晚上,陈洪宝天天把洗澡水打好,端到母亲房间里,母亲洗完了,他再去把水倒掉,并早早地将电风扇打开,让老人惬意地吹着。冬天的晚上,把老人房间的空调提前开好,房间始终暖和和的,吉宝兰负责为老人擦洗,一个星期带老人去一次澡堂。老人所有的换洗衣服都是吉宝兰洗,一洗就洗了30多年。

吉宝兰每天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老人倒痰盂,洗刷干净,在阳光下晒干,晚上收回来,放在老人房间,遇到下雨变天,就想办法把痰盂放在风口吹干,日复一日,天天如此。

陈洪宝退休后,一天三顿饭夫妻俩都陪老人一起吃,从不间断,出远门也把老人带着。他俩的儿子在无锡买了房子,想接爸妈去住,但是夫妻俩放心不下老母亲,只能谢绝。

因为胃不好,加上老人早早地没了牙,一日三餐夫妻俩为老人精心准备饭菜,平日里主要以一些软和的饭菜为主。譬如,早饭煮一碗馄饨,下一碗面条,或者熬稀饭,煮草鸡蛋,还特别腌制了老人喜欢吃的咸鸭蛋,经常一次性腌下四五十斤。为了保证营养,中午几乎肉圆从未间断过,还炖上一碗鸡蛋或鸭蛋。晚上汤饭,甜饼,咸鸭蛋。吃蛋有分工,老人吃蛋白不吃蛋黄,蛋黄都给媳妇吉宝兰吃,饮食上婆媳俩几十年配合默契。

近二十年,他俩每天为老人准备两瓶热水,早上一瓶水,供她白天饮用,睡前一瓶水,床前蜜、糖、粉从来不缺,供她夜里饿了食用。

治胃病的雷尼替丁,治眼睛的眼药水,消炎用的阿莫西林,管风湿的膏药,心口保暖的暖宝……老人身边一应俱全。

丝丝缕缕,点点滴滴,这些事情,看似平常,但是数十年如一日地天天坚持,很不容易;侍候老人,夫妻俩没有一声嫌弃,没有半句埋怨。

十里八乡,远亲近邻,提起陈洪宝夫妇,无不竖起大拇指,啧啧称赞。

3

“没有大哥、大嫂,就没有我们这一大家子!”小妹陈玉珍提起哥嫂,敬佩之情溢于言表。

父亲去世的时候,陈玉珍才6岁,是哥嫂一手带大的。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对于哥嫂,她是永远的感恩。

大姐陈素珍,现年66岁,身体一直不好,还有心脏病,不能负重;二姐陈秀兰,丈夫不在了,在南京和儿子住一起,帮着带孙子、孙女;陈玉珍和丈夫在西安做生意,平日里也忙得不可开交。

谈到赡养老人,姐妹几个也想帮衬大哥大嫂一把,但心有余而力不足。她们提出找专人来服侍母亲,陈洪宝、吉宝兰夫妇一口谢绝了姐妹们的好意。

“养儿养老,天经地义,外人侍候不知轻重,不知冷热,我们不放心,等哪一天,我们老夫妻俩实在做不动了,再找人侍候妈妈!”大哥大嫂的一番话让每个人心热热的。

陈玉珍告诉我们,母亲这么多年大病不断,小病不停,曾经做过阑尾炎手术,曾经断骨三次,曾经卧床数月。那时,为了照顾母亲,哥嫂干脆铺一张床,睡在母亲身边,每天不停地为老人翻身擦洗,端屎端尿,天气热的时候,两人坐在床前,给老人轮流扇扇子。在他们的精心照料下,母亲才得以健康长寿,好腿好脚地如常人一样行走。

这其中的甘苦,一家人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吉宝兰的贤良从一点上可窥一斑:她从进门做媳妇开始,四十五年来,喊婆婆都是一口一声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是亲生母女。上行下效,现在儿孙辈的媳妇们,喊她们各自的婆婆都是妈妈,一大家子概莫能外。

陈洪宝夫妇对于子女教育,最根本的一条:不犯法,讲孝道!这样的家训,在陈家上下扎根开花,蔚然成风。每年春节,不论你身在何处,不论你路途有多远,都会赶回家,来给“老祖宗”拜年。三十八口人,两个大桌子,两个小桌子,一大家子团团圆圆,开开心心,互致祝福,其乐融融。“老祖宗”每年都会逐个包上一个十元钱的红包,大家接过这份“沉甸甸”的压岁钱,个个喜笑颜开,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4

现年79岁的陈莲英老人,从19岁嫁过来,和陈老太做了60年的邻居。她们俩是无话不谈的忘年交、好姐妹。

提到陈洪宝夫妻俩,陈莲英夸个不停,她说她活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孝顺的儿子儿媳。

“他们夫妻俩不仅是对妈妈好,对邻居也没话说!”

有好吃的,常常端上一碗去给陈老奶分享,有时候好几天都不让陈老奶开伙做饭,直接请她到家里来一起吃。

陈莲英双侧脑梗,心脏也不好,还伴有哮喘。隔三差五,陈洪宝夫妇再忙,晚上都会去探望她。陈莲英家的钥匙放在什么地方,只有陈洪宝夫妇知道,两家有约定,如果哪一天,陈莲英没有起床,怕老人一夜睡过去,陈洪宝夫妇就会去及时去把门打开,然后主动侍候在身边,问寒问暖,就像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

有一天早晨,吉宝兰像往常一样起床来到婆婆床前,唤上一声妈,可是左招呼右招呼,也不见老人答应一声。陈洪宝去市场买菜了,家里就剩她一个人,吉宝兰吓坏了。一路哭哭啼啼地向邻居陈老奶家跑来。一边跑,一边哭,嘴里还嚷嚷着“陈大妈,不好了”“陈大妈,不好了”。陈老奶一路小跑来到陈老太床前,大声地唤着,陈老太半梦半醒间,竟然答应了一声,吉宝兰破涕为笑,一场虚惊验证了吉宝兰对婆婆的一片真情。

“可能世上再难找这么一个媳妇,对婆婆比亲妈还亲的了!”陈莲英老人百感交集。

在杨桥这个小小的村落里,一对普普通通的农家夫妇,在他们人生的字典里,只有一个“孝”字,被他们奉为“圣经”。因为一份孝义和担当,他们每天重复做着细碎而平凡的事情,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每天活得那么简单,那么坦荡,那么心安。

站在陈家小院,看着这和睦可亲的一家人,你唯有祝福,唯有爱慕,唯有礼赞,唯有珍重。

那一天,我们和他们道别的时候,陈家小院里的阳光依然那么和煦,那么温馨。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淮安市淮安区作家协会主席)


Copyright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淮安区新闻信息中心 2010-2020   苏ICP备10219588号
地址: 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翔宇南道1099号  E-mail:xcznews@163.com  电话:0517-87030110
建议使用分辨率为1024*768,观看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