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lw    发布时间:2019/11/26    阅读:11

王秋

 

小院青瓦青砖,已破败不堪,成为小村最不协调的风景。它是父母在上世纪70年代末呕心沥血举债的作品,现在已成我对老家唯一的挂念。

在这个小院里生活的兄弟姐妹,都已走出小院,各自过上平静的生活。几年前父亲的离世,让我与那个小村、那个小院失去了往来的理由。小院对于我来说,就应了余光中先生《乡愁》中那句“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过冬或清明,无论刮风下雨,我总会去父母的坟上摆上一束鲜花,寄托哀思。母亲去世时,我刚从部队退伍,还没参加工作。她病重时,是我哥哥卖了家里的稻谷为母亲治病,而我和弟弟只能看着母亲因为无法负担医药费采取保守治疗。这也许是我人生中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经历了太多的人情事故,读懂了父母才是我们生命中唯一不会背叛我们的人。在父母的坟前,我时常想起儿时顶撞母亲的情形。我知道那个破败的院落已经没有人住了,但我还是会到门前驻足停留,回忆当年这个小院的点点滴滴。想象父亲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还是那句平淡的问候“回来啦!”“子欲养而亲不待”,人生如梦,当我们洗去铅华步入中年,回头想去搀扶父母时却发现,一个在坟里,一个在坟外。

我们现在的生活条件好了,可亲情友情不再像以前那个年代那么纯真浓烈了。兄弟姐妹有时候一年才能聚一次,因为大家生活在不同的城市,相聚确实不易。所以我一直希望我的孩子不远离我们,大学毕业后能在我生活的这个小城工作,无论贫富贵贱,我能一眼看到孩子,或者孩子有需要时我们也在他们身边。一家人就这么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生活。欣慰的是孩子也认同我们的观点,也许作为社会最小单位的家庭稳定和谐了,整个社会基石也就坚实了。

明天我计划再回一次老家,看看儿子十岁时我们栽种的那排意杨,看看小院中那口年代久远的水缸,看看父亲种在小院的那棵柿子树,任由树叶绿了、黄了、落了......


Copyright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淮安区新闻信息中心 2010-2020   苏ICP备10219588号
地址: 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翔宇南道1099号  E-mail:xcznews@163.com  电话:0517-87030110
建议使用分辨率为1024*768,观看最佳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