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东江忆深情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lw    发布时间:2020/3/7    阅读:51

李建辉

在粤东的丘陵大地上,高大的渡槽,深长的隧道,蜿蜒的箱涵,江水川流不息,这是浸透了同胞手足之情的民族之血,这是包含着祖国母亲乳汁的多情东江水,这就是由北(东莞)向南(深圳)进入香港的东江—深圳供水工程。每当我们回顾53年前周恩来总理关心香港同胞的吃用淡水,亲自批准兴建东江—深圳供水工程那令人难忘的往事,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在浩瀚的太平洋上,在雄鸡状的神州版图南端,一个鸡蛋大的小岛紧挨着雄鸡的胸脯,她就是被世人喻为“东方之珠”的香港。然而,随着工厂的崛起,人口剧增,香港的淡水资源却日甚一日地枯竭了。

1895年,香港奇旱,全年总降雨量还不足46英寸,使地处热带的香港人初尝了缺水之苦。1929年,香港出现了严重水荒,七八十万市民只靠306条街的水喉供水,起初是每天供水4小时,后来减少到2小时。当时多少香港人仰天长叹:“淡水贵如油,淡水贵如油啊!”为解决港人的吃用水,当年的广九铁路局将多列车厢改为水箱,组成运水列车到深圳取水。毫不过分地说,水是香港这座城市的生命线。

白驹过隙,时到1963年,香港发生了半个世纪以来的大旱,山塘干涸、田地龟裂、草木枯萎。香港当时采取了4天供水1次的制水措施。一条条望不尽的水桶长龙,一队队蜿蜒曲折的候水者队伍发出了一声声的呼唤:“水,水,水!”“月光光、照香港,山塘无水地无粮,阿姐担水去,阿妈上佛堂,唔知(不知道)几时无水荒。”这首当时流传全港的童谣,正是当年香港苦旱的真实写照。

“水,水,水!”香港百万儿女的呼声,飘过深圳河,飘到五羊城,飘到首都北京。

1963年12月8日,寒流下羊城。可是,在中央中南局书记陶铸的家里却热气腾腾、春意洋洋。周恩来总理端坐在客厅中央,全神贯注地倾听着陶铸、广东省省长陈郁等领导同志的工作汇报。当听到陶铸述说粤港大旱,香港同胞吃水困难时;当听到为解决香港淡水问题,广东省拟在东莞石马河兴建一个供水工程,将充沛的东江水引入深圳水库后再输往香港时,周总理高兴得当即对陶铸和在座的领导说:“供水工程由我们国家举办,应列入国家计划,作为援外专项,因为香港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自己的同胞。”陶铸等领导听了周总理的明确指示后,顿感如释重负。一项由国家拨款3584万元的东江—深圳供水工程,在周总理的亲切关怀下就这样敲定了。

3584万元,这在当这可说是一个了不起的数字了。这体现了周总理,也体现了祖国母亲对香港儿女深切的关怀。

在周总理做出决策的同时,他还指示有关部门尽快组织人力物力,加速工程建设。为了使香港同胞不再受缺水之苦,陶铸和陈郁等领导说干就干。他们组织了一个强有力的工程领导班子,在中央和各级政府的鼎力支持下,从全省调集了一大批人力,一项造福粤港人民的东江—深圳供水工程很快便在1964年2月20日正式动工了。经过1万多人11个月的昼夜奋战,这项工程于1965年1月竣工,同年3月1日正式向港供水。从此滔滔东江水,带着周总理的深情关怀,像母亲的乳汁滋润着香港每一寸土地,滋润着香港每一个儿女的心田。从此,香港永远告别“月光光、照香港,山塘无水地无粮,阿姐担水去,阿妈上佛堂,唔知(不知道)几时无水荒”的年代。

周恩来总理生前关怀香港居民用水,他的亲密战友邓颖超同志也把东深供水工程放在心上。1984年12月8日,80高龄的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登上了深圳水库右副坝,详细询问了东深供水工程的建设和管理情况。她满怀深情地告诉陪同的领导:“周总理生前没有来得及视察这项供水工程,我代表他来看望大家。希望你们继续努力,把工程建设和管理好,为促进香港繁荣稳定,为密切香港同胞同祖国人民的联系做出新的贡献!”

遵照周总理夫妇生前的嘱托,半个多世纪以来,国家对东江水供港工作高度重视,为支撑香港、深圳和东莞三地经济的高速发展,以供水香港为主同时向深圳及东莞沿线城镇提供东江原水的东深供水工程,先后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扩建和一次改造,至今已发展成为一座大型跨流域调水工程。2000年8月动工,2003年8月建成的东深供水改造工程,总投资人民币49亿元,设计年供水能力为24.23亿立方米,其中每年向香港供水能力为11亿立方米,目前向香港供应淡水占其年耗淡水总量近八成。50多年来,东深工程从不间断对香港供水,成了支持香港社会经济发展、表达同胞心意的纽带。


Copyright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淮安区新闻信息中心 2010-2020   苏ICP备10219588号
地址: 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翔宇南道1099号  E-mail:xcznews@163.com  电话:0517-87030110
建议使用分辨率为1024*768,观看最佳效果